Title page for 981305027


[Back to Results | New Search]

Student Number 981305027
Author Bo-han Wang(王柏翰)
Author's Email Address No Public.
Statistics This thesis had been viewed 867 times. Download 11 times.
Department Executive Master of History
Year 2010
Semester 2
Degree Master
Type of Document Master's Thesis
Language zh-TW.Big5 Chinese
Title Studies of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in the Late Ming Dynasty
Date of Defense 2011-04-25
Page Count 181
Keyword
  •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 Feng Pao
  • Lu Chiu-te
  • twenty-four major agencies
  • Wang Cheng-en
  • Wang Kun
  • Wei Chung-hsien
  • Abstract Chu Yuan-chang, the first emperor of Ming Dynasty, had profound realization of the fact that many emperors lost their reign owing to eunuchs’ despotism in the past. For this reason, the eunuchs during his reign were not only strictly confined but also clearly divided according to their duties. Moreover, he established more organizations, one after another, during the years of Hung Wu. At last, they were separated into twelve Directorates, four Offices, eight Bureaus. Jointly they are called twenty-four major agencies, which were managed by eunuchs specified to keep the seals. Besides, the emperor even set up an iron plate of announcement in his palace forbidding eunuchs to interfere in political affairs. By doing so, he hoped his descendants and eunuchs would mark his words. Ironically, one of the main reasons why Ming Dynasty came to an end is that the eunuchs interfered with politics.
    However, not all of the eunuchs could interfere in politics. Only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became the head of twenty-four major agencies during the middle of Ming Dynasty. They did so by taking the advantage of their work. In the later period, their power was even almost equal with the Cabinet’s. The reason why their status rose so rapidly is that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Chang Yin eunuch had the authority of not only arranging the memorials presented to the emperor but also validating administrative archives in place of the emperor. In addition, Ping Pi eunuch had the authority of writing imperial edicts. When the emperor was able to control the general political situation,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would become the emperor’s helpers through implementing these two rights. On the contrary, if the emperor couldn’t manage on his own and got too close with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eunuch, the problems of casting greedy eyes on powers would appear gradually.
    With the situation of development,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had its unshakable position and influences on politics in the later period of Ming Dynasty. Even it appeared many eunuchs who were capable of controlling in politics. Moreover, most of the emperors in the late period were indolent in their government affairs, so the direction of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was related to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After the decease of Ming Dynasty, many surviving retainer and scholars attributed the reasons why they lost their reign to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but it was not definitely true. By the paper research, it was found that although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had a big influence on the politics in the later period of Ming Dynasty, there were lots of talents building communication with ministers and emperors to stabilize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At the same time to hold the authorities, they didn’t lose themselves but showed their loyalties to the emperors. Therefore, Directorate of Ceremonial was a eunuchs’ organization for serving and helping emperors to deal with trifles of politics instead of arrogating the authorities and disordering the politics.
    Table of Content 第一章 緒論-1
    第二章 明代司禮監之沿革與職掌-18
      第一節 設置與演變-18
      第二節 功能與職掌-31
      第三節 司禮監下屬之機構-.45
    第三章 司禮監與晚明政治-55
      第一節 萬曆時期-55
      第二節 泰昌、天啟時期-70
      第三節 崇禎、弘光時期-86
    第四章 司禮監代表人物之評析-104
      第一節 馮保-104
      第二節 魏忠賢-118
      第三節 王承恩、王坤、盧九德-132
    第五章 結論-148
    徵引書目-154
    附錄-175
    Reference 壹、中文文獻
    一、正史
    《明太祖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太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仁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英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憲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孝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武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世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穆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神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明熹宗實錄》,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崇禎長編》,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史語所藏鈔本崇禎長編》,臺北:中研院史語所,1984年。
    《清世祖實錄》,北京:中華書局,1986年。
    (清)張廷玉,《明史》,臺北:臺灣商務,2010年。
    (清)張廷玉等奉敕撰,紀昀等校訂,《欽定皇朝文獻通考》,臺北:臺灣商務,1983年。
    二、野史
    (清)文秉,《甲乙事案》,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第30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清)文秉,《先撥志始》,卷上,收錄於王雲五主編,《叢書集成》,上海:商務印書館,1937年。
    (清)文秉,《定陵註略》,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續編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續編》,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清)王夫之,《永曆實錄》,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第34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明)朱長祚,《玉鏡新譚》,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
    (明)吳偉業,《綏寇紀略》,補遺上,收錄於王雲五編,《叢書集成》,上海:商務印書館,1937年。
    (明)李清,《南渡錄》,杭州:浙江古籍,1988年。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北京:中華書局,1977年。
    (清)計六奇,《明季北略》,北京:中華書局,1984年。
    (明)許重熙,《憲章外史續編》,明崇禎六年刊本。
    (明)馮夢龍,《甲申紀事》,臺北:正中書局,1981年。
    (明)劉湘客,《行在陽秋》,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第34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清)談遷,《國榷》,北京:中華書局,1988年。
    (明)錢𠷓,《甲申傳信錄》,上海:上海書店,1982年。
    (清)顧炎武,《明季三朝野史》,收錄於《臺灣文獻史料叢刊》,臺北:大通書局,1987年。
    三、文集、奏疏集
    (清)于敏中、英廉等奉敕撰,《欽定日下舊聞考》,收錄於《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臺北:臺灣商務,1983年。
    (明)于慎行,《穀城山館文集》,收錄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臺南:莊嚴文化,1997年。
    (清)王士禎,《池北偶談》,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清)王士禎,《香祖筆記》,卷5,收錄於《筆記小說大觀》,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1983年。
    (明)王圻,《續文獻通考》,收錄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臺南:莊嚴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95年。
    (明)王樵,《方麓集》,臺北:臺灣商務,1972年。
    北京圖書金石組編,《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
    (明)申時行,《召對錄》,收錄於王雲五編,《叢書集成》,上海:商務印書館,1937年。
    (明)吳亮輯編,《萬曆疏鈔》,明萬曆己酉(三十七年,1609)萬全刊本。
    (明)周聖楷,《楚寶》,收錄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臺南:莊嚴文化,2006年。
    (明)金日升,《頌天臚筆》,明崇禎己巳(二年)原刊本。
    (清)紀昀、永瑢等撰,《欽定四庫全書總目》,收錄於《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經部1,臺北:臺灣商務,1983年。
    (明)倪元璐,《倪文貞集》,收錄於《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6,臺北:臺灣商務,1983年。
    (清)孫承澤,《春明夢餘錄》,北京:古籍出版社,1992年。
    (明)孫慎行,《玄晏齋集》,現收於北京愛如生數字化技術研究中心著錄,《中國基本古籍庫》,合肥:黃山書社,2000年。
    (明)高攀龍撰,《高子遺書》,明崇禎壬申(五年,1632)嘉善錢士升等刊本。
    (明)張居正,《新刻張太岳先生詩文集》,明萬曆壬子(四十年,1612)繡谷唐國達刊本。
    (明)陳子龍選輯,《明經世文編》,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
    (清)彭孫貽,《平寇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
    (清)黃宗羲,《明夷待訪錄》,浙江:浙江古籍出版,1985年。
    (明)黃尊素,《黃忠端公集》,現收於北京愛如生數字化技術研究中心著錄,《中國基本古籍庫》,合肥:黃山書社,2008年。
    (明)黃鳳翔,《田亭草》,明萬曆壬子(四十年,1612)刊本。
    (明)楊士聰,《玉堂薈記》,民國四年(1915)吳興劉氏嘉業堂刊本。
    (明)楊嗣昌,《楊文弱先生集》,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年。
    (明)楊漣,《楊忠烈公文集》,清道光戊申(二十八年;1848)涇縣潘氏袁江節署刊同治丙寅(五年;1866)新建吳坤修皖江印本。
    (明)廖道南撰,王雲五主編,《殿閣詞林記》,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社,1979年。
    (清)趙翼,《廿二史劄記》,北京:中國書店,1987年。
    (清)趙翼,《簷曝雜記》,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明)鄧士龍,《國朝典故》,現收於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著錄,《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2000年。
    (明)鄭仲夔,《耳新》,收錄於王雲五主編,《叢書集成》,上海:商務印書館,1937年。
    (清)錢謙益,《牧齋有學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1996年。
    (清)顧炎武,《日知錄》,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
    (清)顧炎武,《日知錄集釋》,河北:花山文藝出版社,1990年。
    (清)顧炎武,《顧亭林詩文集》,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
    四、筆記
    (明)于慎行,《穀山筆塵》,臺北:學海,1969年。
    (清)文秉,《烈皇小識》,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續編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續編》,第21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明)王世貞,《弇山堂別集》,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明)王世貞,《弇州史料後集》,收入《四庫禁燬書叢刊•史部》,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年,第39冊。
    (明)王世貞,《觚不觚錄》,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續編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續編》,第26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明)朱國禎,《湧幢小品》,臺北:新興,1978年。
    (明)吳應箕,《啟禎兩朝剝復錄》,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第31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明)李清,《三垣筆記》,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明)沈德符,《萬曆野獲編》,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
    (清)夏完淳,《續幸存錄》,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第31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明)孫承澤,《思陵典禮記》,收錄於王雲五主編,《叢書集成》,上海:商務印書館,1939年。
    (明)高拱,《病榻遺言》,收錄於王雲五主編,《叢書集成》,上海:商務印書館,1937年。
    (明)張弘道、張凝道,《皇明三元考》,臺北:明文書局,1991年。
    (明)張爵,《京師五城坊巷衚衕集》,北京:古籍出版社,1982年。
    (明)陳貞慧,《過江七事》,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第31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明)焦竑,《玉堂叢語》,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
    (清)馮甦,《見聞隨筆》,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第34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明)葉向高,《蘧編》,收錄於中國野史集成.續編編委會、四川大學圖書館編,《中國野史集成續編》,第20冊,成都:巴蜀書社,1993年。
    (明)劉若愚,《酌中志》,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年。
    五、政書
    (明)申時行等修,(明)趙用賢等纂,《大明會典》,收錄於《續修四庫全書》,上海市:古籍出版社,2002年。
    吳晗輯,《朝鮮李朝實錄中的中國史料》,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
    (明)俞汝楫,《禮部志稿》,收錄於《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臺北:臺灣商務,1983年。
    (清)龍文彬,《明會要》,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明)嚴從簡,《殊域周咨錄》,北京:中華書局,2000年。
    六、傳記
    (明)王世貞,《嘉靖以來首輔傳》,收錄於《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史部210,臺北:臺灣商務,1983年。
    (明)吳應箕,《熹朝忠節死臣列傳》,收錄於中國歷史研究社編,《東林始末》,上海:上海書店,1982年。
    (清)汪有典,《前明忠義別傳》,收錄於四庫未收書籍刊編纂委員會編,《四庫未收書輯刊》,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年。
    (清)陳鼎,《東林列傳》,收錄於周駿富輯,《東林列傳(一)》,臺北:明文書局,1991年。
    (明)焦竑編,《國朝獻徵錄》,臺北:明文書局,1991年。
    七、學位論文
    王文景,〈明宦官王振之研究〉,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1996年。
    巨煥武,〈明代宦官禍國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1960年。
    吳秉芝,〈立皇帝-明代宦官劉瑾〉,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04年。
    吳紹開,〈明代廠衛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1984年。
    呂理越,〈明崇禎朝監軍制度之研究〉,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9年。
    林麗明,〈張居正的政治改革〉,國立政治大學政治所博士論文,2001。
    張承祥,〈晚明宦官馮保之研究〉,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年。
    張治安,〈明代內閣制度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博士論文,1970年。
    梁紹傑,〈明代宦官教育三題〉,收錄於東吳大學歷史學系編,《全球化下明史研究之新視野論文集》,臺北:東吳大學歷史學系,2007,第二冊,頁141-160。
    劉寶石,〈明代司禮監對中樞決策之干預〉,蘭州市:西北師範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08年。
    蔡慶順,〈明宦官王振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1992年。
    八、中文專書
    丁易,《明代特務政治》,臺北:天山出版社,1988。
    三田村泰助、王家成,《宦官秘史》,臺北:新理想,1975年再版。
    王天有,《明代國家機構研究》,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2年初版。
    王玉德,《宦官錄:中國歷史上的宦官》,臺南 : 笙易出版,2002年初版。
    王玉德,何宗旺著,《閹宦檔案 : 太監的奴性與人生》,臺北:漢揚出版,1997年初版。
    王春瑜、杜婉言,《明代宦官與經濟史料初探》,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6年一版。
    王春瑜、杜婉言,《明朝宦官》,北京:紫禁城出版社,1989年一版。
    王春瑜、杜婉言,《劉瑾;魏忠賢》,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初版。
    王奧應,《宦官傳》,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
    冉光榮,《中興名相:張居正》,臺北:萬卷樓出版,2001。
    石碩等編著,《宦官大觀》,西安:三秦出版社,1989年初版。
    田澍,《宦官》,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8年初版。
    任洪,《中國古代宦官》,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8年初版。
    安作璋主編,《中國宦禍實錄》,濟南:齊魯書社,1999年初版。
    朱東潤著,《張居正大傳》,上海:上海書店,1989年。
    冷東,《被閹割的守護神-宦官與中國政治》,長春市:吉林教育出版社,1990。
    冷東,《閹割現象》,臺北:臺灣商務,1992年初版。
    余華青,《中國宦官制度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
    何寶善、韓啟華、何滌塵,《萬曆皇帝.朱翊鈞》,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一版。
    吳緝華,《明代制度史論叢》,臺北:作者自印,一1971初版。
    杜乃濟,《明代內閣制度》,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7年。
    李光濤,《明末流寇始末》,臺北:藝文,1959。
    李禹階,《權力塔尖上的奴僕:宦官》,浙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
    杜婉言,《中國宦官史》,臺北:文津出版社,1996年。
    杜婉言,《失衡的天平:明代宦官與黨爭》,臺北:萬卷樓,1999年一版。
    杜維運,《史學方法論》,臺北:三民書局,2005 年增訂新版。
    那思陸,《明代中央司法審判制度》,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年。
    周駿富編,《明代傳記叢刊》,臺北:明文書局,1991年。
    孟森,《明代史》,臺北:臺灣書店,1957年。
    林金樹,《明帝列傳──萬曆帝》,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6年一版。
    林乾,《明帝列傳──嘉靖帝、隆慶帝》,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6年一版。
    苗棣,《庸人治國-魏忠賢專權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4年。
    韋慶遠,《明代的錦衣衛和東西廠》,北京:中華書局,1979年。
    韋慶遠,《張居正和明代中后期政局》,廣東: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
    張式苓,《中國古代的宦官之禍》,北京:北京科學科技出版社,1995年第一版。
    張治安,《明代內閣制度之研究》,臺北: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博士論文,1970年。
    張治安,《明代政治制度研究》,臺北:聯經事業出版公司,1992年。
    梁紹傑輯錄,《明代宦官碑傳錄》,香港:香港中文大學,1997年第一版。
    梁楊,《宦官之禍:惡行昭彰•擅權誤國》,臺北市:牧村圖書,1996年。
    陳斈霖,《明代人物與史料》,臺北:臺灣商務總代理,2001。
    陳新華,《中國歷代宦官大觀》,深圳:海天出版社,1993年。
    隋淑芬著,《張居正評傳:起衰振隳的改革家》,南寧市:廣西教育出版社,1995年。
    黃仁宇,《萬曆十五年》,北京:新華書店,1997年9月。
    楊國楨、陳支平,《明史新編》,臺北:知書房,2003年。
    溫功義,《名代宦官與三案》,重慶:重慶出版社,2004年。
    溫功義,《明代的宦官和宮廷》,重慶:重慶出版社,1989年一版。
    葉德輝,《書林清話》,上海:上海書店,1989年。
    劉新風,《明朝權宦》,臺北:雲龍出版社,1992年。
    樊樹志,《崇禎傳》,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
    樊樹志,《萬曆傳》,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一版。
    衛建林,《明代宦官政治》,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1998年一版。
    鄭克晟,《明代政爭探源》,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一版。
    謝貴安,《明實錄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1995年。
    韓索林,《宦官擅權概覽》,瀋陽:遼寧大學出版社,1967年出版。
    韓道誠,《明末太監魏忠賢》,臺北:黎明出版社,1995年出版。
    譚天星,《明代內閣政治》,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1996年。
    關文發、顏廣文,《明代政治制度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初版。
    顧誠,《南明史》,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3年。
    顧蓉等,《霧橫帷牆、古代宦官群體的文化考察》,西安: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年出版。
    九、中文期刊、論文
    于語和,〈明代宦官專權與君主專制主義的發展和影響〉,《歷史教學》,期9,2002,頁24-27。
    于樹貴,〈張居正悲劇與明代道德生活〉,《湖南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期3,2006,頁28-32。
    方志遠,〈論明代宦官的知識化問題〉,《江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3,1989,頁75-81。
    王天有,〈略論明萬曆、天啟年間的黨爭對遼東戰局的影響〉,《歷史教學》,期5,1983,頁11-15。
    王天有,〈萬曆天啟時期的市民鬥爭和東林黨議〉,《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2,1984,頁61-71。
    王世華,〈論魏忠賢專權〉,《安徽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期4,1980,頁73-79。
    王洪志,〈談馮漢墓碑及雙林寺碑〉,《衡水師專學報》,期3,1999,頁112-117。
    王剛,〈試論弘光政權覆滅的歷史影響〉,《滄桑》,期5,2008,頁26-27。
    王偉,〈明代宦官專權成因考略〉,《湖南科技學院學報》,期2,2006,頁84-87。
    牛創平,〈紫禁城內梃擊案〉,《文化交流》,期11,2008,頁76-80。
    牛雁鋒,〈明代宦官干政對文化的影響〉,《晉中學院學報》,期4,2008,頁42-44。
    左書諤,〈明代勘合制論〉,《求是學刊》,期3,1991,頁78-82。
    田波甫,〈可向江南爭半壁—弘光朝廷在南京〉,《深交所》,期11,2007,頁114-119。
    田雨,〈皇權衍生物—明代宦官專權探因〉,《科教文匯(中旬刊)》,期1,2008,頁42-44。
    田澍,〈明代嘉靖至萬曆時期政治變革的走向〉,《蘭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期2,2008, 頁35-40。
    朱永安,〈弘光政權速亡探析〉,《江蘇社會科學》,期4,1993,頁93-97。
    何本方,〈明代宮中財政述略〉,《故宮博物院院刊》,期4,1992,頁70-77。
    冷東,〈也談崇禎年間的宦官〉,《學術月刊》,期3,1993,頁48-54。
    冷東,〈明代宦官監軍制度述略〉,《汕頭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版)》,期3,1994,頁36-43。
    冷東,〈明代思想家與宦官制度論略〉,《學術月刊》,期10,1994,頁56-62。
    冷東,〈明代政治家與宦官關係論略〉,《廣東社會科學》,期2,1995,頁60-66。
    冷東,〈張居正與宦官關係述評〉,《汕頭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期2,1990,頁31-37。
    冷東,〈葉向高與宦官關係略論〉,《汕頭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版)》,期2,1995,頁45-52。
    吳仕偉,〈略論明代宮廷的宦官教育〉,《昆明學院學報》,期2,2009,頁52-56。
    吳高慶,〈明朝宦官特務司法探究〉,《當代法學》,期3,1998,頁47-49。
    李伏明,〈倫理政治的內在矛盾與明后期的腐敗──從張居正到魏忠賢〉,《吉安師專學報》,期4,1999,頁1-6。
    李取勉,〈淺論明代宦官階層〉,《湖南省政法管理幹部學院學報》,期S2,2002,頁167-172。
    李紹強,〈皇帝、儒臣、宦官間的關係與明朝政局〉,《齊魯學刊》,期2,1988,頁14-17。
    李紹強,〈張居正與馮保〉,《文史哲》,期4,1990,頁39-40。
    李勤奎,〈明萬曆年間的礦監、稅使與工商業〉,《天中學刊》,期2,1991,頁38-43。
    李葆鴻,〈對明朝天啟年間魏忠賢專權的研究〉,《宜春學院學報》,期5,2010,頁68-69。
    李熊,〈簡談明代言官與宦官的關係〉,《安徽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4,1991,頁87-92。
    李福君,〈腐敗的南明弘光政權〉,《歷史教學》,期1,1995,頁43。
    李慶,〈“東林非黨論”質疑〉,《中國典籍與文化》,期3,2004,頁9-14。
    李鑫,〈萬曆的成長歲月—談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重要性〉,《教育理論與實踐》,期8,2009,頁36-37。
    肖平,〈論災異與萬曆新政〉,《贛南師范學院學報》,期1,2007,頁92-96。
    肖媛,〈明代宦官對監察權力的侵蝕〉,《中國校外教育》,期6,2010,頁50-61。
    周曉光,〈論明代崇禎年間的宦官〉,《學術月刊》,期1,1992,頁53-59。
    孟廣軍,〈明世宗的宦官政策論〉,《閩江學院學報》,期6,2004,頁78-80。
    岳天雷,〈由保守到改革:明代隆慶政局的走向—以徐階、高拱、張居正為中心的考察〉,《廣西社會科學》,期6,2009,頁73-78。
    尚暉,〈略論明代中後期的宦官擅權〉,《新鄉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學報》,期4,2001,頁29-31。
    林仕謀,〈宦官在歷代中的地位與變化〉,《文史天地》,期6,2009,頁53-58。
    林延清,〈論明世宗打擊和裁抑宦官〉,《史學集刊》,期4,1994,頁17-21。
    易彪,〈明代宦官權力擴張及原因〉,《文教資料》,期24,2007,頁151-178。
    林楓,〈萬曆礦監稅使原因再探〉,《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期1,2002,頁13-19。
    邱仲麟,〈皇帝的餐桌:明代的宮膳制度及其相關問題〉,《臺大歷史學報》期34,2004年12月,頁1-42。
    侯虎虎,〈試析明代宦官財富的來源〉,《西北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漢文)》,期3,1995,頁91-96。
    南炳文,〈史鏡之作用—評《弘光政權研究》〉,《中國圖書評論》,期5,2009,頁96-98。
    姜正萬,〈論錢謙益和“東林”的關係〉,《寧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期3,1994,頁37-44。
    姜曉萍,〈為人磊落負奇氣 激揚諷議真君子—明末東林名士楊漣〉,《文史知識》,頁84-89。
    施洪道,〈朱元璋的政策失誤和明朝宦官專權〉,《零陵學院學報》,期4,2002,頁85-86。
    胡丹,〈明太祖禁止宦官干政“祖制”之考辨〉,《濟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期2,2010,頁40-43。
    唐玉萍,〈明代的錦衣衛和東西廠〉,《昭烏達蒙族師專學報》,期1,1984,頁94-96。
    夏雷,〈明代宦官權力擴張的原因解析〉,《傳承》,期9,2010,頁88-89。
    徐進,〈政府能力和萬曆年間的民變發展〉,《社會學研究》,期1,2007,頁1-21。
    郗鵬,〈淺論唐、明兩代宦官專權的不同〉,《雲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4,2000,頁55-57。
    馬會旺,〈萬曆帝的家庭關係與明代的衰亡〉,《資治文摘(管理版)》,期4,2009,頁130、161。
    張禾,〈明“梃擊案”述論〉,《固原師專學報》,期2,1999,頁42-44。
    張玉興,〈南明弘光帝“失德”駁議〉,《文化學刊》,期3,2008,頁40-57。
    張安福,〈宦官專權的心理動因初探〉,《臨沂師范學院學報》,期2,2004,頁98-101。
    張宏斌,〈論弘治時的皇權與內官干政〉,《渭南師范學院學報》,期3,1999,頁58-63。
    張秉國,〈“‘東林非黨論’質疑”的質疑〉,《聊城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期5,2006,頁59-61。
    張建安,〈南明敗亡的歷史之鑒〉,《海內與海外》,期1,2010,頁58-59。
    扈耕田,〈王鐸與弘光政治〉,《洛陽大學學報》,期1,2001,頁80-84。
    梁紀想,〈《欽賜重修福田寺碑記》及魏忠賢生祠〉,《文物春秋》,期4,2006,頁69-70。
    梁紹傑,〈明代宦官教育機構的名稱和初設時間新証〉,《史學集刊》,期3,1996,頁18-23。
    陳作榮,〈天啟間孫承宗督遼業績述略〉,《東北師大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期3,1988,頁30-57。
    陳義,〈明代宦官專權的形成及其原因探析〉,《滁州學院學報》,期5,2008,頁32-34。
    陳麟德,〈“愛而知其丑,憎而知其善”—小議南明弘光帝朱由崧〉,《社會科學戰線》,期4,1997,頁170-171。
    傅同欽,〈魏忠賢亂政和客氏〉,《故宮博物院院刊》,期3,1981,頁95-101。
    喬海燕,〈自禁之又自紊之—朱元璋委政宦官之實〉,《濰坊學院學報》,期1,2005,頁101-103。
    彭勝利,〈試論馮保在張居正改革時期的作用〉,《雲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1,1991,頁81-84。
    曾碧武,〈簡議明代宦官干政的表現及其影響〉,《科教文匯(上旬刊)》,期1,2009,頁215-216。
    曾憲松,〈熊廷弼冤案始末〉,《湖北檔案》,期8,2005,頁45-46。
    程勉中,〈東林書院與東林黨〉,《中學歷史教學參考》,期3,1999,頁36-39。
    程昭星,〈天啟年間黔西北各族和明中央政權的關係〉,《貴州民族研究》,期3,1986,頁89-95。
    舒敏,〈內閣與司禮監—明代皇權平衡的兩個砝碼〉,《文史知識》,期5,1997,頁118-122。
    陽正偉,〈《明史•魏忠賢傳》考疑一則〉,《江海學刊》,期4,2009,頁117。
    黃才庚,〈明代文書行移勘合制度〉,《歷史檔案》,期3,1981,頁129-134。
    黃才庚,〈明代司禮監專權對奏章制度的破壞〉,《故宮博物院院刊》,期2,1982,頁64-67。
    黃小榮,〈試論明代宦官權力的擴張及其原因〉,《歷史教學》,期7,2001,頁17-19。
    楊肖春,〈論明代內閣的文書檔案工作〉,《蘭臺世界》,期23,2009,頁64-65。
    楊婉華,〈《明朝宦官》評介〉,《社會科學輯刊》,期2,1991,頁159。
    楊濤,〈明朝萬曆年間礦稅大興的原因初探〉,《雲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6,1985,頁23-28。
    楊艷秋,〈《明光宗實錄》、《三朝要典》的編修〉,《史學史研究》,期4,1998,頁48-52。
    祺常紫,〈明代宦官問題論綱〉,《社會科學論壇》,期4,1999,頁21-26。
    雷文進,〈明代宦官中的善類〉,《文史天地》,期2,2010,頁60-61。
    榮真,〈隆慶末張居正馮保矯詔辨正〉,《杭州師范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期5,1994,頁41-45。
    熊召政,〈張居正的為官之道〉,《美文(上半月)》,期10,2007,頁55-64。
    碧蓮,〈冷風熱血 洗滌乾坤—晚明東林黨人的鬥爭〉,《文史雜志》,期3,2010,頁74-76。
    趙永強,〈明票擬朱批制度與宦官專權〉,《山西檔案》,期1,1992,頁43。
    趙奇,〈內閣和司禮監—明王朝的兩套秘書班子〉,《樂山師范學院學報》,期2,1990,頁31-36。
    趙承中,〈東林書院•東林講會•東林黨人(一)〉,《文史雜志》,期1,1987,頁41-42。
    趙承中,〈萬曆三十一年癸卯楚事妖書始末〉,《尋根》,期4,2008,頁96-102。
    趙映林,〈“無宰相之名,有宰相之實”的明代司禮監〉,《文史雜志》,期3,1986,頁30-31。
    趙映林,〈明代的宦官學校—內書堂〉,《文史雜志》,期6,1989,頁24-25。
    趙連穩,〈南明弘光政權速亡原因初探〉,《開封教育學院學報》,期3,1989,頁30-43。
    趙毅,〈《病榻遺言》與高新鄭政治權謀〉,《古代文明》,期1,2009,頁70-113。
    齊暢,〈明代宦官研究的問題與反思〉,《蘭州學刊》,期9,2007,頁161-179。
    劉中平,〈弘光政權武臣內部爭鬥述略〉,《南開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5,2009,頁60-66。
    劉中平,〈弘光政權建立之探微〉,《遼寧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4,2007,頁74-79。
    劉仲孝,〈王承恩墓不在明思陵〉,《紫禁城》,期1,1996,頁26-27。
    劉芳,〈論明朝的兩大輔政系統—內閣與宦官〉,《雁北師范學院學報》,期4,2006,頁30-34。
    劉軍,〈東林黨與東林學派辨析—關于東林是否為黨的另外一種思路〉,《石河子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3,2010,頁28-32。
    劉寶石,〈大太監馮保敗亡原因探析〉,《港航論壇》,期1,2007,頁51-42。
    樂意,〈帝制中國宦官政治成因分析—體制缺陷的視角〉,《科教文匯(上旬刊)》,期1,2008,頁104。
    暴鴻昌,〈明代內閣的組合類型述略〉,《明史研究專刊》,臺灣宜蘭,期10(1992)。
    潘玉民,〈勘合〉,《檔案》,期4,1986,頁40。
    樊忠濤,〈張居正奪情始末研究〉,《宜賓學院學報》,期1,2007,頁57-59。
    歐陽琛,〈明內府內書堂考略—兼論明司禮監和內閣共理朝政〉,《江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2,1990,頁56-61。
    歐陽琛,〈明代的司禮監〉,《江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4,1983,頁12-21。
    樊樹志,〈東林非黨論〉,《復旦學報(社會科學版)》,期1,2001,頁56-72。
    樊樹志,〈張居正與馮保—歷史的另一面〉,《復旦學報(社會科學版)》,期1,1999,頁80-87。
    蔡明倫,〈論明萬曆中后期言官對神宗的批判〉,《史學月刊》,期4,2006,頁31-37。
    鄭威,〈試析明代宦官籍貫的分布與變化〉,《中國歷史地理論叢》,期4,2004,頁78-83。
    戰繼發,〈萬曆初政格局探悉〉,《學習與探索》,期6,1999,頁133-137。
    戰繼發,〈歷史上腐敗的典型—弘光帝〉,《大慶社會科學》,期11,1993,頁27-29。
    曉喬,〈明代的宦官專權──王振、劉瑾、魏忠賢三大權宦剪影〉,《炎黃春秋》,期2,1993,頁86-91。
    閻崇年,〈萬曆怠政:六不做〉,《黨政干部文摘》,期11,2006,頁37。
    魏得勝,〈萬曆皇帝與他的文官集團〉,《文史博覽》,期6,2008,頁60-61。
    羅冬陽,〈勘合制度與明代中央集權〉,《東北師大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1,1997,頁35-40。
    貳、外文著作
    一、日文專書、論文
    三田村助泰,《宦官──側近政治の構造》,東京都:中央公論新社,2003年改版。
    小野和子,〈『萬曆邸鈔』と『萬曆疏鈔』〉,《東洋史研究》,39卷4號,1981,頁33-52。
    小野和子,《明清時代の政治と社會》,京都: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1983。
    小野和子著;李慶,張榮湄譯,《明季黨社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
    川越泰博,〈太監喜寧擒獲始末〉,《紀要》,47期,2002年3月,頁143-172。
    寺尾善雄,《宦官物語―男を失った男たち》,東京都,東方書店,1985年初版。
    谷光隆,〈成化時期司禮監的地位〉,《東洋史研究》,13卷3期,1954年,頁1-17。
    岡崎由美,〈萬曆の怪文書-「憂危竑議」に踊らされた人々〉,《中國文學硏究》,13 卷(東京:生活社,1987),頁73-88。
    城井隆志,〈萬曆二十年代の吏部と黨爭〉,《九州大學東洋史論集》,13 輯(福岡:九州大學文學部,1984),頁52-82。
    城井隆志,〈萬曆三十年代における沈一貫の政治と黨爭〉,《史淵》,122 輯(福岡:九州大學文學部,1985),頁95-135。
    清水泰次,〈自宮宦官的研究〉,《史學雜誌》,43卷1期,1932年。
    野田徹,〈明代在外宦官の一形態について〉,《東洋史論集》,24期,1996年1月,頁25-54。
    野田徹,〈明朝宦官政治的地位について〉,《東洋史論集》,21期,1993年1月,頁47-64。
    進藤尊信,〈明代の司礼監とその周辺〉,《秋大史學》,48期,2002年1月,頁15-40。
    二、英文專書、論文
    Mammitzsch,U.H. 〝Wei Chung-hsien : A Reappraisal ofhe Eunuch and the Factonal Strife at the Late Ming Court,〞 Ph.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Hawaii, 1968.
    Tsai, Shih-shan Henry(蔡石山) The Eunuchs in the Ming Dynasty, New York :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6.
    (美)牟復禮、(英)崔瑞德編,《劍橋中國明代史》(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
    Advisor
  • Cheng-han Wu(吳振漢)
  • Files
  • 981305027.pdf
  • disapprove authorization
    Date of Submission 2011-05-31

    [Back to Results | New Search]


    Browse | Search All Available ETDs

    If you have dissertation-related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with the NCU library extension service section.
    Our service phone is (03)422-7151 Ext. 57407,E-mail is also welcomed.